等邧笢杻▽等邧笢杻▼*辣茩嫖還*▽等邧笢杻▼

軓氈煩萸

2018-06-30

﹛﹛﹛﹛萸萸扷梓ㄛ憩夔域岈﹝

﹛﹛※釬峈室藰秉腔啞伎模萇秶婖妀ㄛ需奧ひ腔逋慫梢票室ㄛ婓笢弊庈部珩祭鄳寢﹝呴覂室藰У觚稂邿邈華僕砅ㄛ需奧ひ婓笢弊腔楷桯喃雛汜儂睿洷咡﹝§﹛﹛SamuelWu佽ㄩ※峈妦繫扂蠅勤磁滔涴繫衄陓陑ㄛ秪峈岍賜模萇帤懂腔楷桯ㄛ秪峈噥淰腔猁⑴ㄛ嫖蕞珨跺鼠侗﹜珨跺馱釦岆祥褫夔傖髡腔ㄛ剒猁珨跺莉珛蟈腔摩笢ㄛ封擠諏睄珛覣倷ㄛ莉珛蟈郔摩笢腔岆跺華⑹﹝む笢珨跺憩岆笢弊腔磁滔﹝等邧笢杻▽等邧笢杻▼*辣茩嫖還*▽等邧笢杻▼

﹛﹛﹛﹛呥鄘齙纖盝埱玸漞欞倚е欂盈瞍ㄤ譫鷓吽啪15%眕狟§﹝奧坻珩桶尨ㄛ憩賒釬掛旯懂艘ㄛ褫眕毓芋假銘й趕蒫馨誼捉迭ㄛ珨隅岆※靡模刓阨§拸疶﹝

﹛﹛連盈慧跟A君夫婦閒談期間,他們剛行完畢業禮的寶貝女兒挾茪礞膝J喜孜孜走進來說:「吁一口氣了,大學,好不容易呀,過了關,怎不值得驕傲!」她媽媽看她那麼自負,也帶虓L笑點頭認同,像家裡出了個女狀元般甜到入心;她爸爸不露聲色,也看出暗地裡歡喜,人之常情吧,試問哪個兒女戴過四方學士帽的父母心情不興奮。小妹的爸爸過一會兒就開腔了:「求學如逆水行舟,真的一點不錯,小心這幾年學來的功課,放下書本,幾年後就忘個乾淨了。」他隨即以自己為例,說自從畢業踏足社會之後,幹了幾年與本科沾不上邊的工作,大學時讀的化學,化學名詞已記不起幾個。畢業證書無疑等同晉身社會工作的順利通行證,好處是方便找到較好的職業,僱主們看證不看人,有了證書求職自然事半功倍;大小機構也不在乎你應徵的工作學非所用,對曾經努力讀過十多年書的應徵者便有足夠信心,所以畢業後興趣轉移也無所謂,他的學長學弟,就沒幾個從事與化學有關的職業,英國從政的戴卓爾夫人便讀化學出身,讀過化學獻身其他工作的名人也多的是。大學畢業前學到的東西,也未必一生可以夠用,尤其是日新月異的科技,稍為鬆懈,追不上時代就落人後了;任何大學畢業生,離開學校,要想成功,也得自我進修學校裡頭學不到的社會大學,什麼行業都如是,不求上進食老本,最終都給社會遺棄,證書不是永久的護身符,小妹讀文學,這老爸特別提醒她,學問這舟的逆水更逆,許多舊時代滿腹經綸的學者,就因為固步自封變成老冬烘,絕對不可以驕傲。畢業後頭頂的四方帽,很多人都看成無往不利的求職大飯碗,不過學問真義不在此,理科如是,文科更如是,小妹有志做作家,他爸爸才語重心長為他這個醉心文學的女兒多說了話。呂書練一周之內,兩位著名作家林燕妮和劉以鬯先後逝世,雖然都在預料中─前者早傳患癌,後者已年屆九十九,但對香港文化界來說,仍算「震撼」,傳媒也以全版乃至頭版篇幅報道,說明港人心底裡對曾經的美好年代懷有絲絲的眷戀。雖然在網絡文化乃至多年市場化的衝擊下,幾乎人人都很輕易發表作品,也幾乎人人可自稱作家。然而,誰才是真正的作家還是有「共識」的。一個對文學虔誠和對文字執茠漱H,不僅僅為生活寫作,更會筆耕至生命終結。對我這一輩的文化人來說,年輕時很難說沒看過這兩位作家的作品,甚至帶點欣羨和崇拜。林燕妮的專欄文章通俗,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幾乎是辦公室白領的必讀之物,而早已成名的劉以鬯當時更像一位樂於發掘並提攜新人的前輩。八十年代的我也是文藝青年,寫詩寫散文寫小說,不在話下。只是,理工科出身的我也學人寫文學評論,我的第一篇文學評論《簡評張潔和她的十年創作》就得到劉老的賞識而得發表。當時,我很迷北京女作家張潔的作品,從處女作兼獲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的《森林裡來的孩子》,到散文風格的《愛,是不能忘記的》,到中篇小說《方舟》、《祖母綠》,乃至獲第二屆茅盾文學獎的長篇《沉重的翅膀》等,我都一看再看。看多了,就自然想到寫評論,於是,洋洋灑灑寫了近萬字,投給劉老主編的《香港文學》。他在幾天內就有回音,說由於我評論的是內地作家和作品,而《香港文學》主要發表香港作家或以香港為題材的作品,問我是否介意將該文刊在也由他主編的《星島晚報》文學周刊《大會堂》上?作為初步文壇的小青年,收到文壇大家的電話,豈止願意,簡直是興奮。而且,由於原文太長,結構有些鬆散,劉老很仔細地跟我分析,並提出具體的修訂建議。我據此將該文濃縮近八千字,以筆名「安靜」發表於一九八八年二月二十六日的《大會堂》上。難得的是,文章刊出後,劉老先生不但親自來電告知,還不斷鼓勵我繼續寫作和投稿。可惜,我之後雖然一直寫專欄,也偶爾寫小說,但更多的是餬口之作,沒什麼像樣的文學作品,辜負了老人家一片好意。這對他來說,可能只是小事一樁,但對正在尋求機會的小青年來說,卻起很大的激勵作用。而他的待人處事,讓年輕的我看到正氣之風,也影響了我如何對待新人。伍呆呆「中國作家富豪榜」年年出爐。這讓閒得無聊的媒體一陣又一陣緊忙,也讓幫忙的幫閒的好一頓喝彩或叫罵。雖然誰也說不清這所謂的「中國作家富豪榜」起於何年,但異口同聲地稱之為「一年一度」,以此證明此等事大約與春節、國慶相類。眼下的各類評比、榜單都沒有嚴肅性和精確性,所以連最基本的「參考價值」也無,就連著名的胡潤富豪榜,也是王小二過年,愈來愈沒有影響力。據說每年應付官司都夠嗆。所以,在中國富豪榜都已經聲名狼藉的今天,推出這個中國作家富豪榜來,確實有點拿文學不當回事的勁頭,它只能再一次印證一點,文學的標尺已經簡單到用金錢衡量的程度,這是文化消費時代的必然和尷尬。有意思的是,上榜的人和沒上榜的人,都對這個榜表示各自的不屑。上榜的人沒幾個認可上面的數字,沒上榜的認為這哪叫讓作家露富,簡直就是「露窮」。曾榮膺第一富豪的鄭淵潔2,000萬元,還不如一個縣裡的貪官,更別跟鄉鎮企業家比了,即使這樣鄭先生也不認,直呼「中國的作家太窮了」。這倒是實情,中國的作家靠寫作能讓自己活荋N已屬優秀,倘能養家就屬奇蹟了。但問題還不在這裡,看看這個榜單上的作家們的作品吧,比他們的金錢更讓公眾寒酸,前幾名無一例外都是寫少兒文學的,因此被人譏為「麥當勞作家」。我絕非對兒童文學作家有微詞,相反優秀的兒童文學滋養了包括我們在內的一代代人。但真實的情況是,鄭淵潔早就不寫童話了,他現在是靠推銷他的舊作和做電視掙錢。郭敬明更應該算作商場中人,他的作品除了在法庭上被板上釘釘為抄襲作品外,他今天的作品哪個字出於自己之手,明白者恐怕只有自己之心。我們這幾位少兒文學作家,有誰能像安徒生、格林那樣用心去熏陶、影響孩子。此外,在應試教育的枷鎖下苦苦掙扎的孩子,是否真的消費了這些文學,還得打個不小的問號。所以,人們自然要發出中國不僅要有「富豪」,更要有「文豪」的感嘆。這一點不是酸葡萄心理,因為這些年來,我們看到作家們逐漸在光鮮起來,錢袋在逐漸豐滿起來,但好作品也同時豐滿起來了嗎?好作家也同時成長起來了嗎?話說回來,假如狐狸們都認為葡萄是酸的,那沒準還真不是狐狸的問題。我想那個費力弄出作家富豪榜的人,絕不是為作家的生存狀態鼓與呼,相反在向社會集體炫富,他宣稱「它(指作家富豪榜)是中國作家告別文學奴才的標誌」。不做「文學奴才」,改做「財富奴才」,改弦更張得還挺及時。由此,我們不難從中嗅出製榜行為包含的濃重投機性,就像一個商人看準了一個項目,果斷出手了。說實話,作為一個寫作者,我當然認為今天的作家們收入太低,甚至希望寫作可以致富。但我同樣認為,作為一種文化價值觀,如果一個作家把金錢作為目標,把經濟收入與寫作高度等同起來,那是極其危險的,更多的時候是南轅北轍。也正因此,「作家富豪榜」也許會讓做榜的人富起來,卻不會讓作家真的富起來。

﹛﹛酖毞奻敁ㄛ婓控儔隄兜郪巹域鼠華萸忑詩橾釦⑹獰斻囀ㄛ掛庈欸羲姻禠す2022爛隄兜頗睿隄紹兜頗喉域馱釬雄埜窒扰湮頗﹝庈巹抎暮﹜控儔隄兜郪巹翋炟絆もЧ覃ㄛ喉域疑2022爛控儔隄兜頗﹜隄紹兜頗岆控儔猁姦旭儥繭饑璃湮岈眳珨ㄛ載岆控儔腔笭湮淉笥孮﹝封倷罔醙遹彷偎幙圖偷す陔奀測笢弊杻伎扦頗翋砱佷砑睿絨腔坋嬝湮儕朸ㄛ旮遹彷偎幙圖偷す軞抎暮勤隄兜喉域腔炵蹈笭猁硌尨儕朸ㄛ輛珨祭崝Ч孮庛郕虮嘔覜ㄛ封倜僆耽ㄛ姦考堋啞鷅獺停掛拄剺琚掘龢豲黻儦尤﹝

等邧笢杻悵痐俙模鏽善藩珨煦ヴ﹝

絞桲栨植轄鳶笢軗懂腔奀緊ㄛ坻旯奻腔轄栭眳薯ㄛ器銀簷銖斂騅撮伂玻侔蟪﹝

泭善桲栨飲羲宎眻諉備網朊堬嫁峈※炱蜀§賸ㄛ哱鐘迾眻蒹蒹華腆賸坻珨桉ㄛ桉朸爵喃雛賸棚砩﹝ 垀眕ㄛ婓※襞噫§腔郔綴ㄛ朊堬嫁跦掛憩祥眈陓桲栨頗掖竊坴ㄛ憩呾岆哱鐘迾珩炰辣桲栨ㄛ坴珩祥眈陓賦擁頗岆涴欴腔﹝ ※扂符祥猁儸ˋ§鳶栭燥祥邾華艘賸桲栨珨桉ㄛ遣鯙祧衿攣紫膛滿凰蒢盃婞捄鹹 ̄飲悵祥蛂ㄛ崋繫悵痐扂勛眅腔瘓彌腔ˋ§※佽阰岆&橾芮聶*ˋ扂硐岆芛楷衄萸洁抌奧眑﹝

§謗梣ㄛ毞儂酗瑞憩堤民ㄛ民刱た庥ㄣ﹝